阅政观|广东应急响应级别调整应对要求有哪些变化?

时间:2020-03-08 04:29:13 作者:admin 热度:99℃

在持续拉响32天“一级警报”后,就在今天,广东宣布,对新冠肺炎疫情应对级别作出调整,由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省级一级响应,降至二级响应。由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响应,意味着什么?

截至阅政观发稿时止,全国已有包括广东、甘肃、辽宁、贵州、云南、山西等在内的6个省份对应急响应级别作出调整。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相信适时作出调整的还将有更多区域。

值得注意的是,在昨天(23日)中央召开的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提到这么一点: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符合条件的省份要适时下调响应级别并实行动态调整。可以说,广东将响应级别由一级下调至二级,是贯彻落实中央的工作部署、基于本省疫情防控形势作出的决策判断。

“战斗警报”解除了吗?看上去,应急响应级别是下调了,实际上,带给这个经济大省“两肩挑”的压力更大了。而对全省1.13亿人口来说,每个人都将在公共防线卸除之后,直面病毒对手发起的挑战。

一级调为二级不仅仅字面变化

广东是在1月23日晚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的,是全国最早启动的省份之一。次日,又紧锣密鼓推出防控疫情一级响应16条措施。

根据《广东省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按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影响范围、危害程度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分为Ⅰ级、Ⅱ级、Ⅲ级、Ⅳ级四个等级。

其中“Ⅰ级响应”是指“发生特别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省指挥部根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和统一指挥,组织协调本行政区域内应急处置工作。”

而“Ⅱ级响应”是指“发生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省指挥部立即组织指挥部成员和专家进行分析研判,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影响及其发展趋势进行综合评估,由省人民政府决定启动Ⅱ级应急响应,并向各有关单位发布启动相关应急程序的命令。”省指挥部立即派出工作组赶赴事发地开展应急处置工作,并将有关情况迅速报告国务院及其有关部门。事发地各级人民政府按照省指挥部的统一部署,组织协调本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指挥机构及其有关成员单位全力开展应急处置。”

彼时,源起于湖北的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急速爆发,1月19日,广东确认了首例确诊病例。次日晚,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做客央视节目,确认了新冠肺炎疫情“人传人”的消息,引发全国广泛关注。

此时的广东,已经在马不停蹄地作出一系列部署,至1月23日当晚8时左右,宣布拉响一级响应的“战斗警报”。根据该响应的要求,各级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医疗机构、疾控机构、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等相关主体,都必须采取相应的应急响应措施,各司其职。

比如,各级政府要组织协调有关单位,调集各类人员、物资、交通工具参加应急处理工作,管理流动人口、实施交通卫生检疫、发布信息、开展群防群治、维护社会稳定等等。如广东率先启动“三项大排查”防控社区蔓延、制定患者救治“三集中”方案、省政府召开疫情防控例行新闻发布会、在交通站点和出入境口岸设置临时交通卫生检疫站等等,都是在这段时间采取的具体措施。

卫生行政部门所做的工作,主要是组织医疗机构、疾控机构和卫生监督机构开展调查处理,组织专家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进行评估。值得注意的是,响应级别的启动也是由卫生行政部门来提出的。

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医院是最主要的战斗堡垒,与疫情直接对抗的,是冲锋在前的“白衣战士”,他们要接诊、收治、转运病人,要对病人做区分处理,比如,将重症和普通病人分开管理,对疑似病人作及时排除或确诊。此外,还要协助疾控机构开展标本采集、流行病学调查工作,做好病例分析与总结,积累诊治经验。

取消餐饮堂食、暂停公共活动;主动配合调查、如实交代行踪;进入公共场所戴口罩、进入楼宇小区测体温,广东人的衣、食、住、行,因为一级响应,就这样被暂时“换了跑道”。

下调响应级别有哪些考虑?

在一级响应启动运行了32天后,广东为何选择在此时将响应级别由一级下调为二级?这背后是出于哪些方面的考虑?

当然,一个很重要的契机,是中央在23日会议上所提到的,允许符合条件的省份适时下调响应级别并实行动态调整。中央层面所释放出的信息,为各地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调整防控手段提供了方向指引。

此外,还应该看到,广东这次响应级别能够下调,与这一个月来紧抓疫情防控不放,同时主动自我加压、率先启动复工复产的准备工作分不开。

阅政观梳理发现,在2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之后,次日广东省委常委会、省防控工作领导小组迅速开会传达落实,要求在严格落实防控措施的前提下,全力支持和组织各类生产企业有序复工复产。

事实上,原本应该在1月31日就复工的计划,因为疫情的影响被延迟了。但企业复工心切、完成经济发展目标与日俱增的压力,让广东不得不将复工复产尽早提上日程。而这其间,无疑还面临着外来人口最多、防疫输入性难度大的挑战。这的确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即便如此,广东对疫情的严密防控,仍然不敢松懈。持续不断的全民总动员、群防群治、联防联控,效果开始显现,从2月中旬开始,全省新增确诊病例呈明显下降趋势,连续多天新增病例保持在个位数,汕头、潮州、佛山等多个地市连续多日无新增病例。

对这种良好态势,有专家将其归功于前期广东在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等方面所采取的得力措施,认为显示出了成效;还有专家根据流行病学调查分析指出,目前广东大多数病例仍与湖北武汉输入相关,社区传播相对较少,并由此判断,随着防控手段的落实,后面的新发病例应该会继续减少。

钟南山院士此前也曾判断,除武汉外,全国其他地区的疫情峰值或将出现在2月中下旬,有望开始回落。如若钟院士这个判断不假,则广东目前的疫情峰值或已出现,将呈现较为平稳的局面,并呈下降趋势。

基于以上的形势研判,广东从2月初开始布局复工复产工作,一手抓防疫,一手抓复产,力争让“两难”成为“两全”。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此次作出响应级别下调的决定之前,广东已在2月中旬出台了分区分级疫情防控工作指引,根据疫情现状及发展态势,将以县(市、区)为单元划分的防控区分为四个等级,其目的,是尽可能减少疫情防控对群众生产生活的影响,统筹抓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应该说,这种分区分级的指引,有针对性地为响应级别的下调做足前期过渡工作,实现由“战时状态”逐步“恢复常态”。

响应级别下调,是否代表“警报”解除?

一级响应的解除,是否意味着疫情防控可以放松?答案当然是:不!

23日的中央会议仍然重申,“当前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防控正处在最吃劲的关键阶段”,“必须高度警惕麻痹思想、厌战情绪、侥幸心理、松劲心态,否则将带来严重后果”。

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对这样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恐怕还没有到可以松口气的时候。从目前出现的病例来看,无症状感染者、潜伏期都可能会传染,潜伏期也难以估摸,已超出了此前专家预估的14天,最长达到了24天!更难以想象的是,痊愈患者回家隔离多日,竟然还可以检测出病毒阳性。换句话说,我们对新冠病毒的了解,恐怕还是未知的多,已知的少。

此前钟南山院士在谈及“峰值”的时候也提醒,“峰值”不意味着“拐点”,也有公共卫生专家分析认为,尽管广东疫情下降大势已明朗,仍需警惕会有“小反复、小波动”,尤其要注意复工后从外地输入病毒携带者引起局部传播,这是最令人担忧的事情。而日前一些地方竟还出现排队聚餐、扎堆喝茶、人山人海、聚众赌博等现象,令人堪忧。

应急响应级别的下调,解除了社会最严警戒,恢复给群众更多自由。而在“保险丝”被拆下后,每个人是否懂得并学会了自我保护的能力?或许,这将成为一级响应过后,社会个体的一次自我检测。

策划:谢思佳

主笔:洪奕宜 王聪

制图:陈伊纯

编辑:Giabun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26887757@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